研究报告

首 页 > 客户服务 > 研究报告

建信观点:发展中看变化,境内外家族信托受托人义务异同

发布时间: 2020-07-02

家族财富传承一直是个世界性的难题,也是富豪们永远关心的话题。在中国,改革开放30年造就了一大批家族富豪——正如最近现象级演讲《后浪》中所提到的那样,这些见证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书写了自己商业传奇的“前浪”们不少都有激流勇退、将家族企业和家族财富传承给“心中有火,眼里有光”的下一代“后浪”们的打算。因此,如何使家族财富基业长青,永葆芳华,顺利地完成财富的代际传承,已成为“前浪”们所关注的焦点话题。

 

近年来,借助财富管理领域的天时、地利、人和,我国的家族信托业务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但作为一个舶来品,境内的家族信托与境外的家族信托,在法律基础、成立要件及各方的权利与义务上,还存在着非常重大的区别。对这种区别的理解,将为选择家族信托服务提供更深刻的视角。

 

境内外家族信托成立的要件不同



从法律基础看,境外信托有效成立的要件包括委托人将资产合法转让给受托人及创设对受益人的衡平义务。而后者创设的重要条件之一是委托人有设立信托的真实意愿(“intention”)。如委托人保留的权力过大,可能会构成形式虚假(“formal sham”)。若信托沦为委托人的提线木偶,则信托可能被认为实质虚假(“substantive sham”)。

 

与普通法系国家不同,在我国物的所有权和用益权统一。在《信托法》下,信托成立的要件包括合法信托目的、确定信托财产、采取书面形式以及对特定财产适用的信托登记。在《信托法》规定信托无效的六种情形当中,测试委托人真实意图的范围只限于诉讼、债务之目的。假设委托人仅想实质性地控制信托,目前缺乏充分法律依据将该等情况下设定的信托判为无效。

 

目前,大多数国内家族信托属于固定权益信托(“fixed-interest trust”),如果受益人为美国税务居民,该受益人去世后享有的固定信托权益可能会面临高达40%的美国遗产税。此外,由于受益人信托权益具备其享有的确定性,很可能被其债权人攻击,甚至被司法机关强制执行。

 

在此背景下,建信信托在业内首推包括美籍受益人信托、加拿大受益人家族信托在内的外籍受益人家族信托,尝试推动境外的酌情信托(“discretionary trust”)在中国本土落地,对境内信托的探索进程具有重要战略意义。基于外籍高净值人士的家族信托需求,目前,建信信托已建立了完善的内部管理制度体系,成为境内信托行业唯一一家有能力为外籍高净值人士提供税务筹划信托方案并具备成熟后期管理经验的专业受托人。

 

受托人所承担的信义义务不同

在信托关系中,受托人承担的义务通常被认为是信义义务(“fiduciaryduty”)。目前,境外信托的资产类型几乎囊括了所有资产类型。当委托人把家族企业的股权放入信托,受托人就面临直接持股底层家族企业的情形。纵观境外法域有关受托人责任的立法发展,对于受托人的职责与义务的立法清晰全面,有收有放。收的是对受托人的忠实义务、谨慎义务的明确规定,并对受托人的投资判断方式提出更高要求。放的是离岸地在涉及特殊类型信托财产运营管理、需要更多企业家精神与商业判断的领域,根据现实的商业需求,立法提供确定性,降低交易成本。

 

我国信托制度下受托人的忠实义务同样贯彻了禁止利益冲突的原则。我国的《信托法》规定,“受托人应当为受益人的最大利益处理信托事务”,“受托人必须恪尽职守,履行诚实、信用、谨慎、有效管理义务”。由于特定的历史背景,我国的信托实务中还存在通道类业务,在此类业务的审判实践中,多地法院认为信托当事人之间是信托合同关系,其权利义务关系可由当事人意思自治,合同条款的具体约定甚至可排除信义义务的适用。但根据监管机构的相关定义,未来家族信托的发展方向,应是在财产规划、风险隔离、资产配置、子女教育、家族治理、公益慈善事业等各方面发挥更为积极主动的作用。

 

我国的信托制度发端于理财,绝大部分家族信托所持有的信托财产为货币形式。虽然非货币形式财产在国内高净值个人财富占相当大比例,但国内的信托公司仍在探索如何将这些财产置于国内家族信托的架构下。究其原因,主要是国内缺乏相应的信托登记制度、明确公平的信托税制,对受托人持有家族企业股权不清晰的责任问题。为了满足国内客户将家族企业的股权置入家族信托的需求,信托公司的重中之重是如何在架构中进行有效的风险控制。而采用科创板上市规则中提出的同股不同权的股权结构,或是有限合伙企业中的普通合伙人和有限合伙人的方式,都有可能助其实现这一目标。

 

总体而言,国内家族信托业务的迅猛发展,对家族信托背景下受托人责任的界定,尤其是特定的交易结构下受托人责任的厘清提出了迫切需求。与已经历了上百年发展,不断臻于完善的境外家族信托相比,境内家族信托的未来一切皆有可能。在不断完善的政策环境中,国内的家族信托立法将在受托人义务方面更加完善明确、灵活有效,股权家族信托业务也将迎来属于自己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