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报告

首 页 > 客户服务 > 研究报告

重仓股权、重仓中国,即是拥抱未来!

发布时间: 2020-06-30

放眼世界,聚焦中国。在目前市场低谷阶段,中国股权市场虽相较美国在存量上仍有差距,但其增速之快表明其潜力之大。

 

中国股权市场潜力巨大

 

从中美两国股权市场的角度去看,中国股权市场的增速非常快,且始终高于美国的增长速度,但同时中国和美国股权市场的存量差距仍然非常大。总体上,两个国家经济体量接近的速率比他们在资本市场接近的速率要快得多,表明中国资本市场依然是滞后的,潜力是巨大的。

 

在募资端,2009-2019年,美国股权市场每年平均募资2066亿美元,2019年创历史新高达3467亿美元;2009-2019年,中国股权市场每年平均募资1145亿美元,为美国的55%。其中,2009-2016年,中国股权市场募资逐年攀升,2017年与美国市场基本相同,2018-2019年进入调整期。可以说,中美差距已越来越小。但在投资端,2009-2019年,美国股权市场投资金额逐年上升,平均为5507亿美元,2018年创历史新高达8439亿美元。2009-2019年,中国股权市场每年平均投资769亿美元,仅为美国的14%,即便是高峰期的2017年,与美国的差距仍然是很大的。


 1.png


2.png

图1 中美股权市场募资与投资情况比较

 

在总市值方面,截至2019年底,美国上市公司4903个(纽交所、纳斯达克、美国证券交易所),总市值43.7万亿美元;中国上市公司3648个(沪深A股+科创板),总市值8.8万亿美元。中国上市公司数量为美国的74%,而市值仅为其1/5。

 

当前股权市场出现的新变化

 

一、 E轮现象更加显著

 

按投资案例数量,E轮及以后轮次占比7.6%,同比提高6.2个百分点;按投资金额,E轮及以后轮次占比35.1%,同比大幅提高22.6个百分点。E轮其实意味着很多机构在避险,市场状况本身不好,投资机构慢慢在等待更好的时机,同时也说明IPO运转不顺利,企业上市困难。

 

 3.png

图3 E轮现象更加显著(按投资额分析)

 

二、 扩张期企业比重进一步提升

 

按投资案例数量,扩张期企业占比39.5%,同比提高3.6个百分点;按投资金额,扩张期企业占比39.2%,同比提高2.6个百分比。扩张期企业的比重越来越高,初创期的比例不断下降,这意味着早期资本受影响较大,初创企业可能面临更大的困难。


 4.png

图4 扩张期企业比重不断提升(按投资额分析)

 

三、 IPO退出比例首超一半

 

与美国股权市场几乎都是IPO退出不同,当前中国股权市场IPO尚不能完全满足投资机构的退出需求,股权转让、并购、回购也都是投资机构常用的退出方式。2019年受益于科创板的发展,IPO退出案例占全部退出案例的比例近年来首次超过一半,达53.3%。未来,随着注册制的全面落地,资本市场退出方式将逐步常态化。当然,资本市场也会为上市公司的退出提供制度化的通道。

 

 5.png

图5 中国股权市场多元退出模式

 

四、 VC/PE渗透率再创新高

 

2019年VC/PE支持的中企上市数量达到222家,渗透率创历史新高达67%。在股权一级市场,没有VC/PE参与的标的已经越来越少。

 

 6.png

图6 VC/PE渗透率创历史新高

 

如何把握未来的股权投资

 

站在2020年这个时点去看股权资本,我们其实处在低谷。从行业发展的逻辑来说,在低谷内要有动作,就要踩在未来趋势的前面。

 

第一,  重仓中国

 

未来五到十年中国仍是最佳选择。欧洲、日本逐步进入老龄化社会,自身属于过于老化的经济体,很难有快速的增长;非洲仍然处在发展的早期,吸纳能力有限,考虑地理条件,未来可能有很大发展前景,但目前存在感仍然不足;中东和拉美地区国家仍处于社会动荡之中,未能解决经济发展最基本的秩序问题;美国经济具有非常高的韧性,仍具有巨大潜力,但一样面对诸多结构性难题。相较于增长动能欠缺的老牌发达国家,中国经济增长虽然放缓,但仍维持较高增速,拥有较大投资机会;而相较于其他发展中国家,中国总量大,风险低。放眼未来五到十年,全球投资的热点依然在中国。可以说,中国仍具有碾压欧美的增长动能。


 7.png

图7 中国与美国、欧盟GDP增速对比

 

当然,我们所说的重仓中国是指重仓中国元素,而不是单纯的中国区域,根在中国的新跨国公司时代才刚刚开始。中国经济不只是中国之内的经济,它还包括在全球展开的所有中国人、所有中国资本、所有中国企业供应链创造的经济。重仓中国不仅仅是地理上的中国,更是全球包含中国元素的“中国”。

 

第二,  重仓创新

 

重仓创新有四个维度,新技术、新材料、新业态和新模式。未来十年,首先是技术创新。技术创新是未来十年回报最高的领域。其次是新材料,实际上很多新技术本身依赖于新材料。第三是新业态,即顺应多元化、多样化、个性化的产品或服务需求,依托技术创新和应用,从现有产业和领域中衍生叠加出的新环节、新链条、新活动形态。第四是新模式。作为过去十年中国最成功的创新形态,新模式不仅仅是复制发达国家模式,更是本土化的发展过程,但未来这样的机会越来越稀少。从全球角度看,能抄的作业越来越少,模式复制创新发展的空间越来越逼仄。

 

第三,  重仓龙头

 

由于分工深化,产业链条逐渐拉长,大行业逐步拆分成细分行业,在海量细分行业中,龙头企业价值凸显,未来纵向一体化运营的超级企业可持续增长能力堪忧。在细分市场领域中,市场参与者少,龙头企业往往占有极大市场份额,在这些领域中地位稳固、富有价值,在整个产业链条中成为不可或缺的一环。为此,股权投资要更多的寻找“小而美”的隐形冠军。

 

第四,  重仓C端

 

由消费者主导的行业增长大部分情况下领先于由生产者主导的行业,如2012年前后智能手机行业的迅速增长,带动了2013年集成电路行业,尤其是芯片的快速发展。没有消费者的爆发,就不会有生产者的爆发。中国正处于向消费驱动的经济转型期,巨大的消费市场对产业发展具有深远影响。行业产出主要取决于消费者的实际需要、支付能力等C端因素,没有消费者主导型行业的爆发,就不会有生产者主导型行业的爆发。考虑到中国市场的持续扩张,全球最挑剔的消费者群体的不断扩大,重仓C端是有坚实市场基础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