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报告

首 页 > 客户服务 > 研究报告

中国传统经济模式的瓶颈何以突破?

发布时间: 2020-06-28

当前中国经济发展面临诸多难点,如何从要素驱动经济体向创新驱动经济体转型成为一大关键,站在2020年这个时点,总结来看中国经济主要面临以下三大挑战:持续高质量增长;逆全球化;产业链话语权争夺。

 

面对这些划时代的挑战,根本上来讲,要充分依赖国内市场,通过创新发展来解决。而要实现创新发展,传统资本结构必须转型,要从债权型资本主导的金融架构逐步向股权型资本适度切换。针对这一关系国家未来发展的主题,笔者做以下讨论分析。

 

 

挑战一:持续高质量增长

 

当前,在持续结构调整中,投资、消费和出口传统“三驾马车”对于支撑中国经济实现高质量增长日渐吃力,特别是投资和出口面临巨大挑战。

 

首先,投资面临债务杠杆和效率问题。一是作为重要基建投资主体的地方政府承受债务压力,导致投资很难持续快速增长;二是“房住不炒”背景下,房地产行业扩张带来的社会压力日益难以承受;三是传统制造业投资存在产能过剩的压力;四是居民债务杠杆上升过快也对投资扩张产生抑制作用,让我国居民加杠杆的空间极度缩小。2008年我国居民负债率是非常低的,贷款总额6.4万亿,目前已经超过50万亿。投资不仅仅是面临资源枯竭的问题,而且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发展,资本的边际效率也在降低。目前,7元固定资产投资的投入才能带动1元GDP的净增长,而在金融危机前大约是3元投资带动1元GDP净增长。

 

 

1.png

图1 中国固定资产投资效率

 

其次,出口即将触及高不可攀的市场份额天花板。2000年,加入WTO之前,我国的货物出口总额约2492亿美元,全球占比3.9%;从2001年加入WTO开始,中国在全球贸易体系中的地位快速上升,2009年中国取代德国成为全球第一大货物出口国,2015年中国取代美国成为全球第一货物贸易国,货物出口总额2.27万亿美元,占比达到历史最高约13.7%。2019年市场份额13.2%,处于回升通道。横向比较看,2000年时美国在全球贸易领域处于绝对领导地位,当时市场份额仅为12.1%,中国目前的数据也是超过美国当年的。如果剔除汇率因素的话,我国的市场份额还在上升通道,但增速缓慢,中国在很多行业动辄市场份额30%以上,可以说已高处不胜寒,未来增长空间十分有限。

 

2.png

 图2 中德日美出口货物占全球比重

 

第三,对国内市场的依赖越来越有现实可能性。近二十年来,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一直增长较快。与美国的零售和食品服务总额相比(汇率采用wind中间价年度均值),2015年首次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市场(在更大口径的数据比较中目前尚未超越美国)。到2019年,我国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到59673亿美元,超过美国5000多亿美元。在投资增长受限、出口空间有限的情况下,我们对国内市场的依赖越来越强。

 

3.png

 图3 中美消费市场比较

 

 

挑战二:逆全球化

 

首先,从经济增长角度看,后发国家经济快速增长,动摇发达国家自由贸易理念。1986年乌拉圭回合以来,国际贸易增长非常迅速。OECD和世界银行数据显示,OECD国家经济总量从1990年占比81%下降到现在的68%,非OECD国家从19%上升到32%。从趋势上看,欧美国家一直在降低,非OECD国家一直在上升,这使得一些发达国家开始动摇自由贸易的理念,贸易保护主义集体抬头。

 

 4.png

图4 发达与后发经济体GDP占全球总量比重变化情况

 

其次,从国际贸易角度看,非OECD占比不断上升,催生贸易保护主义。2005-2019年,非OECD国家在全球贸易中的占比不断提高。数据显示,2005年OECD国家货物出口占全球的比重为63.4%、非OECD国家比重为36.6%;到2019年,OECD国家下降至56.9%,非OECD国家上升至44.7%。近年来,受到贸易保护主义影响,非OECD国家贸易占比增长趋势明显受到遏制。此外,民粹主义和极端政治持续冲击也使得国际贸易增长势头受到压制。而新冠疫情的全球性暴发,更使得“产业链离家更近”成为普遍诉求。

 

 5.png

图5 OECD与非OECD国家货物出口占全球贸易比重变化情况

 

第三,从全球未来发展看,世界经济复苏乏力,加剧贸易保护主义。需求不振使得自由贸易对全球经济增长的作用减弱,也是导致一些国家实施贸易保护主义政策的重要原因。近年来,全球经济增长一直在3%左右,货物贸易2019年为-3%。根据最新世贸组织发布《全球贸易数据与展望》,由于新冠肺炎大流行,预计2020年全球商品贸易将下降13%-32%。在当前情况下,贸易保护主义将愈发严重。

 

 6.png

图6 全球货物出口与GDP变化情况

 

第四,中国经济正在进入依赖国内市场的消费主导阶段。近十多年,出口与GDP的比值持续下降,从2006年的35.3%下降至2019年的17.9%。与欧盟、日本、韩国相比,我国已经不是典型的出口主导型经济。和日韩等国已经走过的道路相同,中国经济的投资出口主导和投资主导两个阶段已基本结束,2015年后我国经济开始走上了类美国消费主导的发展阶段。

 

 7.png

图7 1990-2019年中国GDP变化情况

 

 

挑战三:产业链话语权争夺

 

首先,必须意识到目前的中国市场已经是个全球市场,今天的中国已经不是20年前的中国。自从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以来,我国逐步降低了外企在华运营的门槛,并从2004年开始允许外国投资者在国内所有市场经营零售业务,开放分销领域,允许外资分销企业申请全国性牌照。跨国企业在中国市场的渗透率持续提升,可以讲中国市场跨国公司的全球渗透率是超过美国的。根据麦肯锡中国年度报告,2017年在华跨国企业在全球前30大商品品类中占据的市场份额约40%。

 

其次,从全球市场角度看,世界对中国的依赖不断加深。麦肯锡中国年度报告数据显示,2000-2017年间,世界对中国经济的综合依存度指数从0.4逐步增长到1.2,而中国对世界经济的依存度指数则在2007年达到0.9的最高点,到2017年则下降到0.6。此次疫情早期,全世界很多国家对于中国的状况也是心忧的,主要担忧在于何时恢复购买他们的商品。

 

第三,中国在全球价值链的话语权在不断提升。过去十年,中国在全球资本品市场的份额从大约5%上升到20%以上。在中端高科技产业,中国全球份额在过去十年间几乎增长了两倍,达到32%。2019年中国高科技产品进出口总额约为对外贸易总额的31%,出口商品里工业品占比超过90%,而出口高科技产品占比也超过了30%。

 

可以说,中国已经从全球价值链的低端装配环节向中高技术产品比例不断提升的主要出口国转变,产业链呈现明显的高技术制造业比重上升的特点。企业端也显示中国企业全球影响力不断提升。2019年,《财富》世界500强上榜企业中包括港澳台在内的中国公司有129家,超过美国的121家。麦肯锡全球研究院在2018年的一项研究显示,2014-2016年间,经济利润排名全球前1%的企业当中有10%是中国企业,而1995-1997年间不足1%。当然,在很多领域中国企业还缺乏全球竞争力,但中国上升的速度非常快,每年都有突破。

 

第四,中国产业链的高端布局在贸易冲突下继续加速。伴随着这种产业链和价值链上的不断变化,2018年中美爆发了贸易冲突,并进一步延伸至技术领域和全球供应链。这一变局让中国更加重视全球产业布局和自身在全球产业链中的位置。贸易冲突不但未能阻止中国产业升级,在很大程度上甚至加快了中国向高科技、高端产业前进的步伐。

 

第五,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与西方产业链话语权争夺将愈演愈烈。中国和西方经济体之间过去是合作互补型,但目前竞争型元素不断增加,中国的国企补贴等竞争形态被国外称之为中国式的不公平竞争,导致跨国公司对中国的不满日盛一日,过去由西方主导的高端领域如大飞机、通讯设备等,中国企业也不断介入。

 

小结

 

面对以上三大挑战,我们必须更加依赖国内市场,更加依赖创新发展。唯有如此,我们才能有出路。总体上看,传统发展模式已逼近增长极限。目前,“中国制造”具备了产量优势,500种主要工业品中有220多种产量位居全球第一。然而,依靠资源、资金和廉价劳动力所带来的产量优势并未改变我国产品在全球产业链中始终徘徊在“微笑曲线”底部的局面,“卡脖子”技术俯拾皆是。在传统增长力量日益匮乏、国内市场不断扩大、技术难题不断增长的情况下,国家战略对创新转型提出了新要求。

 

 

未完待续:

敬请期待“重仓股权就是拥抱未来”系列文章之二——《资本转型:中国经济创新发展的破局之道》